爱情故事
校园爱情故事初恋爱情故事网恋爱情故事伤感爱情故事感人爱情故事浪漫爱情故事 情感故事爱情句子爱情诗歌爱情说说
相关:
爱情哲理故事
婚外情
夫妻感人故事
关于小三的故事
90后网恋故事
感人的网恋故事
真实的初恋故事
大学校园爱情故事
女朋友睡前温馨小故事
治愈系爱情故事
古代名人爱情诗句
古代浪漫爱情故事
爱情名人名言
当前位置:故事百科网 > 爱情故事 >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是流传比较广泛的一句唐诗,大多用来表达女子遇到钟情于自己的男子,但二人相遇的太迟,无奈女子已“罗敷有夫”,并且她又深爱自己的夫君。纵然对方情深,奈何有缘无份,相见相识时早已身不由己,只得洒泪拒绝男子。这句诗读来令人觉得十分哀婉和感伤。

  这句诗源自唐朝诗人张籍的《节妇吟》,全诗是这样的:“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翻译成现代的白话文,就是:你明知我已经有了丈夫,还偏要送给我一对明珠。我心中感激你情意缠绵,把明珠系在我红罗短衫。我家的高楼就连著皇家的花园,我丈夫拿著长戟在皇宫里值班。虽然知道你是真心朗朗无遮掩,我侍奉丈夫发誓要生死共患难。归还你的双明珠我两眼泪涟涟,只恨没有在我未嫁之时遇到你啊!

  单从表面来看,这完全是一首抒发男女情事之诗,但它实际上却是一首政治诗,它的标题为《节妇吟》,就是作者用以明志的。

  《节妇吟》另有一个版本,标题下写有“寄东平李司空师道”。李师道是当时藩镇之一的平卢淄青节度使,又有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头衔,其势力炙手可热。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走向衰落,藩镇割据势力大大增强,他们用各种手段,勾结、拉拢文人和中央官吏。而一些不得意的文人和官吏也往往去依附他们。张籍虽然官职低微,但他却主张统一、反对藩镇分裂。这首诗便是一首为拒绝李师道的拉拢而写的名作,表达了自己坚决忠于中央政府的决心和志向。由于张籍不想直接开罪李师道这位权臣,这首诗就运用了比兴手法,委婉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张籍,生于约767年,卒于约830年,字文昌,原籍吴郡(今江苏省苏州市),后移居和州(今安徽省和县)。曾担任太常寺太祝、水部员外郎、国子司业等一些低微的官职,世称张水部或张司业。张籍早年生活贫苦,后来官职也一直比较低微。他所生活的时代,正是代宗、德宗时期,统治阶级横征暴敛,拚命加重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张籍由于社会地位较低,就有机会接触中下层社会生活,对实现有较深刻的认识。因此,他写了许多揭露社会矛盾,反映民生疾苦的诗歌。

  张籍曾写下一首《野老歌》(一作山农词):“老农家贫在山。稚教锶哪。苗疏税多不得食,输入官仓化为土。岁暮锄犁傍空室,呼儿登山收橡实。西江贾客珠百斛,船中养犬长食肉。”全诗表达了作者对统治者的谴责和对穷苦山农的同情。

  有一次,张籍见到许多百姓在官府的逼迫下建造城池,官差对他们态度蛮横、非打即骂,愤而写下《筑城词》:筑城处,千人万人齐把杵。重重土坚试行锥,军吏执鞭催作迟。来时一年深碛里,尽著短衣渴无水。力尽不得抛杵声,杵声未尽人皆死。家家养男当门户,今日作君城下土。

  张籍有一首有名的《牧童词》,以牧童的口吻揭露了统治阶级横征暴敛的恶行:远牧牛,绕村四面禾黍稠。陂中饥乌啄牛背,令我不得戏垄头。入陂草多牛散行,白犊时向芦中鸣。隔堤吹叶应同伴,还鼓长鞭三四声。牛牛食草莫相触,官家截尔头上角。

  这首诗的大意是:因为村子四周禾黍稠密,怕牛吃了庄稼,所以就把它远远地放入陂中。沿河的陂岸,泉甘草美,真是个放牧的好地方,放到这儿来的牛可多着哩!牛自由自在的吃草,喝水,牧童又何尝不想到山坡上和别的放牛娃去玩一会儿呢,可是讨厌的鸟儿,在天空盘旋。它们饿了,老是要飞到牛背上去啄虮虱,怎能丢下牛儿不管呢?牛生性是好斗的,特别是牧童所放的这头小白牛更淘气,它时而低头吃草,时而举头长鸣。这鸣声是不是在寻找抵角对象的信号呢?这真是叫人担心,一刻也不能离开它。此时,牧童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有人卷着芦叶在吹口哨。他知道是他的同伴放着牛在堤的那一边,于是他也学着样儿,卷着叶子吹起来,互相应和。一面还监视着这头正在吃草的牛,抖动几下手里的长鞭,并且向牛说了警告的话“你们吃草可不能互相抵角,不然的话,官府会把你们头上的角割掉”。最后这句诗里是有典故的。

  原来,北魏时,拓跋辉出任万州刺史,从信都到汤阴的路上,因为需要润滑车轮的角脂,派人到处生截牛角,吓得老百姓不敢把牛放出来。这一横暴故事在民间广泛流传,牧童们谁都知道。“官家截尔头上角”,是这牧童挥鞭时随口说出来的。这话对无知的牛来说,当然无异“弹琴”,可是在牧童却认为是有效的恐吓。前八句生动曲折地描绘了牧场的环境背景、牧童的心理活动和牛的动态,情趣盎然。然而诗的主题并不在此;直到最后两句,我们才能看出诗人用意之所在。从前面八句转入最后两句,如信手拈来,用笔十分自然;寓尖锐讽刺于轻松调侃之中,用意又是多么的明快而深刻啊!

  张籍的乐府诗,继承汉魏乐府的优良传统,勇于暴露现实,给予元稹、白居易的新乐府运动以极其有力的推动。除乐府诗外,他的五言古诗也不乏感深意远之作;近体不事雕饰,轻快自然。他与韩愈、白居易、孟郊、王建交情都十分深厚。

  张籍酷爱学习前辈诗人的佳作,有时甚至达到痴迷的程度。据说,张籍曾因为迷恋杜甫诗歌,把杜甫的名诗一张一张地烧掉,烧完的纸灰拌上蜂蜜,一天早上吃三匙。有一天,张籍的一位朋友来拜访他,看到他正在拌纸灰,很是不解,就问道:“张籍,你为什么把杜甫的诗烧掉,又拌上蜂蜜吃了呢?”张籍说:“吃了杜甫的诗,我便能写出和杜甫一样的好诗了!”听了张籍的解释,好友哈哈大笑起来。

相关阅读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baike.com 闽ICP备12002545号-1